財新智庫|布局新基建:算力成核心生產力

北斗瞳 · 2020-09-20 18:24:57 ·產經

一場突如其來的疫情,讓全世界面對前所未有的社會和經濟挑戰。在找到特效藥和疫苗之前,難言“疫后”重建與復蘇。臨床醫生和藥物研發人員在與時間賽跑,新藥和開發疫苗曠日費時,而老藥新用——從已經批準的藥物里快速尋找到可能的新冠藥物,為治愈新冠提供了重要思路。

由華中科技大學、西安交通大學、中科院和華為云等機構組成的聯合科研團隊,利用人工智能技術成功建模,計算出新冠病毒全部21個靶點蛋白的3D結構,進而對8506個已上市臨床的小分子藥物進行了近18萬種藥物-靶點配對情況的計算評估。這不僅大大節約了研發時間,更為后續的藥物機制研究、臨床試驗提供了重要參考。

如此級別的高精度計算,所需要耗費的計算資源超乎想象。云端高性能計算提供的大規模算力,使大規模篩選和成藥性分析成為可能,將這一過程從1個多月縮短到了1周。這個計劃有個生動的名字——“神農項目”,利用高性能算力和人工智能技術尋找新冠治療藥物的嘗試,正是“新型基礎設施”幫助生產生活的體現。

財新智庫|布局新基建:算力成核心生產力

解碼新基建

自2008年金融危機爆發以來,全球經濟處于低增長態勢,全球都在積極尋找經濟發展新的增長點。數字經濟被寄予厚望,主要經濟體紛紛搶占未來數字經濟產業鏈的制高點。同在2018年,美國推出了《美國國家網絡戰略》計劃,歐盟提出《地平線歐洲》,德國發布了《高技術戰略2025》,日本則開始發布《日本制造業白皮書》、中國在2016年推出了《國家信息化發展戰略綱要》。

今年,全球疫情與經濟衰退之下,中國面對中美貿易摩擦、新舊動能轉換等重大挑戰。中國政府對發展戰略作出重大調整,確立了“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發展格局。中國還提出了“加強發展新型基礎設施建設”的戰略決策。

“新型基礎設施建設”的概念最早出現在2018年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上。2020年3月,中央政治局常務委員會會議明確提出“要加快5G網絡、數據中心等新型基礎設施建設進度”;《2020年政府工作報告》提出,重點支持包括“新基建”在內的“兩新一重”。2020年4月,國家發改委首次明確了“新基建”的范圍,包括信息基礎設施、融合基礎設施和創新基礎設施三個方面內容。

新基建“新”在科技含量,具有鮮明的科技特征和科技導向,以全球前沿創新技術為支撐,代表著創新和未來發展方向。根據中國電子信息產業發展研究院估計,到2025年“新基建”直接投資將達到10萬億元,帶動投資累積將超過17萬億元,“乘數效應”可觀。

在經濟學中,全要素成產率(TFP)指包括資本(K)、勞動(L)等在內的全部生產要素投入量都不變時,生產量(Y)仍能增加的部分,Y = A(t)LαKβμ。其中A(t)就是全要素生產率,被視為衡量科技進步、產業升級與生產力發展的重要經濟指標。改革開放以來,全要素生產率的快速增長是中國經濟高速增長的主要動力,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后,中國全要素生產率增速出現了明顯下降,對經濟增長的貢獻也有所降低。以提升全要素生產率為重點,提升科技創新水平,才能培育經濟增長新動能,實現中國經濟高質量發展。

財新智庫|布局新基建:算力成核心生產力

“新基建”是中國面對當前國內外經濟挑戰,尤其是傳統“鐵公基”項目趨于飽和、投資回報率明顯下降的背景下,提出的解決方案。擴大改革開放的根本目的,在于提高全要素生產率,以實現中國在產業鏈、價值鏈上向上端移動,躋身高收入國家,實現人民對美好生活的向往!靶禄ā币蕴嵘萍妓綖楹诵,正是提高全要素生產率的途徑之一。

新基建因地制宜

在政策組合抗疫與經濟刺激背景下,全國各地方政府紛紛出臺新的投資計劃,這當中包含“新基建”項目。

各類投資項目主要聚焦于基礎設施、產業工程、民生等三大領域進行投資。其中基礎設施是各省投資規劃的重心,當中又尤以交通類基礎設施為重中之重,“鐵公基”為代表的老基建仍是各地擴大投資規模、短期刺激經濟的重要手段。

根據年初各省公布的《重點項目清單》統計,全國共有約2.7萬個投資項目,規劃投資總規模達到近50萬億元,其中2020年年內投資總規模達到8.4萬億元。多個省份在疫情之后又相繼公布增補清單及調整清單。最終2020年年投資額超過10萬億元。根據不完全統計,已有21個省份公布上半年重點項目進展情況,共計完成投資5.1萬億元。據不完全統計,其中“新基建”相關項目占項目總數的14%左右。

財新智庫|布局新基建:算力成核心生產力

各省都對新基建高度重視。全國有13個省份編制了新基建專項政策,另有16個省份編制了涉及新基建的發展政策。在全國重點城市中,也有12個城市(廣州、深圳、成都、昆明、銀川、武漢、合肥、寧波、福州、廈門、長沙和三亞)專門編制了新基建專項政策。

各地在“新基建”重點領域布局的過程中,尊重各地經濟發展水平、要素投入以及資源稟賦等不同,結合自身產業特點與區域功能,實行差異化布局。

財新智庫|布局新基建:算力成核心生產力

清華大學互聯網產業研究院《中國新基建競爭力指數白皮書(2020)》,將中國31個省份的新基建競爭力差異以指數的形式量化。

報告顯示,東部地區新基建競爭力指數為81.2,依靠資金、產業、科技等先發優勢,實現新型基礎設施率先發展,并逐步邁向國際一流水平。其中北京的新基建競爭力指數達90.1,新基建瞄準科技創新生態圈,定位是“建成網絡基礎穩固、數據智能融合、產業生態完善、平臺創新活躍、應用智慧豐富、安全可信可控、具有國際領先水平的新型基礎設施”。上海新基建競爭力指數為86.1,憑借國際化視野,定位是新基建的“規模和創新能級邁向國際一流水平,高速、泛在、融合、智敏”。廣州則重在“精益服務、低使用成本”。

作為全國最早發展數字經濟的城市之一,深圳的定位是“位居全球前列,數字化、網絡化、智能化與經濟社會發展深度融合”,打造全球數字經濟樣板的全場景智慧城市。

與東部相比,中部與西部新基建競爭力水平較低,分別為75.0和71.7,但兩地區均能因地制宜,實現差異化發展。

中部重在承接產業轉移,培育新興產業快速成長。如河南以建設國家大數據(河南)綜合試驗區為契機,大力推進5G網絡建設,河南《加快5G產業發展三年行動計劃(2020—2022年)》是全國第一個5G產業發展行動方案。

西部則憑借能源優勢,發展數據中心等高耗能產業,尤其是水電、風電豐富的省份。其中四川大數據產業集聚區初具規模,2020年產值規模有望突破1000億元,成為全省新興支柱產業。貴州一直將大數據作為轉型升級的重要引擎,成為國家首個大數據綜合實驗區。

此外,部分省份借力區域一體化等重大戰略加強布局。河北依托京津冀一體化戰略,發展京津冀大數據綜合試驗區建設成效顯著,張家口、承德、廊坊等大數據示范區初步建成。長三角三省一市依托長三角一體化戰略,率先發力新基建,發展數字經濟。全國首個跨省5G視頻通話正是在上海、蘇州、杭州、合肥四城實現互聯。

數字經濟時代,算力已成為核心生產力

在數字經濟時代,數據常被比喻為工業時代的石油,因為二者都可被視為生產的投入品;而算力相當于生產率,是加工(處理)投入品(數據)的能力。構建強大的基礎算力,方能夯實新型基礎設施的底座,保障中國數字經濟高質量、可持續發展。

國內硬件服務的代表之一浪潮認為,社會在全面進入數字經濟時代,數據中心是新基建發展的基石。未來數據中心將擁抱人工智能,成為下一波技術創新的制高點,并走向“智慧新基建”時代,數據以幾何倍數增長。曙光則表示,新基建的發展離不開云計算,而提供算力是云計算的重要內容,積極提供強大的算力,大數據與算力二者共同構成面向數字經濟時代的核心能力和數據智能處理能力的企業,更能為新基建提供強大的支撐。

在華為看來,聯接和計算是數字經濟的基礎,也是“新基建”的核心所在。5G、物聯網是聯接,云計算、AI代表計算,一體化大數據中心代表數據,聯接的密度乘以計算的精度再乘以數據的廣度,就是數字經濟的強度,它們的融合將產生聚變。

財新智庫|布局新基建:算力成核心生產力

算力需要物質的載體來實現,數據中心就是載體。2020年5月,國家發改委明確提及,中國將實施全國一體化大數據中心建設重大工程,布局10個左右區域級數據中心集群和智能計算中心。

目前,數據中心的概念不斷外延,從以前單指互聯網數據中心(IDC),到現在以數據為基本管理對象,融合IDC、云計算、人工智能等技術于一體,成為集數據、算力、算法三大要素于一身的數據基礎設施,為“新基建”運行提供數據存儲、計算處理、數據應用等不同服務。

2019年中國數據中心數量大約有7.4萬個,全球占比為23%。各方均傾向通過規;ㄔO以避免盲目建設和重復投資,數據中心大型化、規;瘜⒊蔀榇髣菟。2019年中國有超大型數據中心48個,占全球總數(504個)比重約為10%,與美國仍有較大差距。

財新智庫|布局新基建:算力成核心生產力

數據中心的分布主要由需求驅動。由于大部分數據中心的客戶和服務都集中在沿海地區和經濟發達城市,國內的數據中心主要集中在京津冀城市群、長三角城市群、粵港澳大灣區等地區,三者占據半數以上的市場份額。其中,一體化大數據中心多布局在上海、北京、深圳、廣州。這幾大一線城市均在各自的新基建規劃中表示,要建設超算中心、高性能計算、新型數據中心。

財新智庫|布局新基建:算力成核心生產力

而數據處理包括在線和離線兩種類型。其中離線數據處理要求相對較低,適合西部面積較大能源又比較集中的省份,可以專門支持一些離線型或備份型的應用。

不少省份和城市認識到算力的重要性,紛紛開始加速城市算力的培育和提升,明確提出建設數據中心的目標計劃。在各省新出臺的新基建專項政策中,山東表示2022年前在用數據中心機柜數達到25萬架,四川和福建各自提出達到10萬架,云南也提出到2022年建成10個行業級數據中心,浙江表示要建成25個大型、超大型數據中心。

財新智庫|布局新基建:算力成核心生產力

值得注意的是,大量數據中心集中上馬,可能會拉大供需剪刀差,造成數據中心閑置和算力浪費,因此一些專家呼吁應避免“為建而建”。加強頂層設計,做好算力基礎設施、數據及AI基礎設施、網絡基礎設施的整體規劃,尤其統籌好建設算力設施的政產學研用資各方資源,補齊核心技術的短板,將成為促進計算生態鏈和計算產業的蓬勃發展的重中之重。

隨著“新基建”激發新需求,促進產業升級的進程加速,在宏觀規劃、微觀實踐領域,如何全面推進新基建,實現區域落地并發揮價值?9月23日,“新基建新經濟”高峰論壇將舉行,屆時政府領導、產業專家將齊聚一堂,就加速新基建、共創產業繁榮等話題進行探討。


免責聲明:本文來自自媒體,不代表科技訊的觀點和立場

您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精彩推薦
哪个棋牌游戏能提现 云南十一选五人工计划 极速赛车开奖预测 金牛配资网 快乐12开奖走势图 六肖期期中特公开资料 福建体彩31选7下期预测 大发快三官网登录 美国股市行情 乐彩网河北20选5走势图 双色球真有人中500万吗